Hyperthyroidism

中二的中,是中年的中。

这一部分的我,是只属于我自己的我。
因为它不能被人定义,不能被人判断,不需要被人瞩目。
是我的核心,是我的图腾。
是我生而为人唯一的乐趣与愿望。
即使是死,我也要带走它。
为了完全的占有,为了掠夺世间的别人的乐趣。

重庆 解放碑

洪崖洞

等一只我的猫。
等一个离开的渡口。
等一个微风吹拂的月夜。
等一趟飞身而下的自由落体。

好的好的……
不更新不回应了……
辛苦啦,看着真的也累……
你的,甚至你们的文我都看得很开心……
希望你们写得时候多少也愉快。
前几天没把事情串起来,就看到东边一个瓜,西边一个挂,我都一度阴谋论是不是有人要挨个把人折腾走,毕竟这个手段比封禁高杆。
事情总比想象的更糟人。
我好像没什么原则,也不知道如何义愤填膺。
只是作为一个很少主动沟通,更少被cue的人,看着觉得找不到自己能做的切入点。
不识是非,恍然无力。